南通捕获卫星互联网“独角兽”银河航天卫星超级工厂落户

中新网北京7月16日电 (郭超凯)近期全国多地战略布局卫星互联网产业。7月16日,江苏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与银河航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银河航天卫星超级工厂即将落户南通。

银河航天于2018年正式投入运营,具备中国领先的低轨宽带卫星通信技术能力。2020年1月16日,银河航天首发星成功发射,该星是中国首颗通信能力达到16Gbps的民营低轨宽带通信卫星,成功验证低轨Q/V/Ka等频段通信,并于近期实现了中国首次民营低轨卫星互联网5G通信试验。该公司最新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中国卫星互联网行业及商业航天领域“独角兽”企业。

前者主营自制影视剧,也着实出品过《红高粱》、《芈月传》这样的爆款作品;而后者则为用户提供主流赛事的直播、点播和资讯服务,仅“恒大足球七连冠”一项就曾让获得播放权的乐视体育一时风光无两。

关于乐视是什么时候死的,不同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银河航天首发星在轨模拟图 银河航天供图

2012年,已经上市两年的乐视网以经营视频平台为主业,由于贾跃亭对版权的重视,乐视网几乎是行业内第一个致力于购买正版影视剧的视频平台。

贾跃亭也从一文不名,到身价百亿、两段婚姻,再到如今(在海景房里)申请破产、孤身一人。

当7月20日乐视网终止上市时,它对于25万股民来说才算是死了。

2018年8月,孙宏斌通过引入新股东的方式,将乐视电视运营主体“乐视致新”的第一大股东(乐视网和乐视控股)的持股比例稀释约7%,并随即以低价购得前者释出股权,跃升为乐视致新第一大股东。

但在贾跃亭的信徒心中,它虽死犹生。

“再投乐视,我是傻x啊”。谈及卸任后是否还会增资乐视时,孙宏斌显得气急败坏,还直言自己也是血亏的散户,以后要和小股东一起骂乐视。

2014年,乐视电视出师未捷先亏4亿,并以每年超过60%的速度持续亏损。

眼见内容端风生水起,野心勃勃的贾跃亭乘胜追击,开始向硬件板块进发。

超级电视面世时,领域内已经横亘着创维、康佳、海信、长虹、TCL五家黑电大户。贾跃亭曾狠心打半价突围,奈何五巨头在价格战场身经百战,甚至懂得联合其他视频网站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少人因此同情被贾跃亭坑惨了的孙宏斌,殊不知这位看似铁憨憨的地产大佬并未空手而归。

无论是电视还是手机,都是终端内置内容的思路,意为以硬件销售带动软件传播,让每个人从固定端到移动端都拥有乐视的专属入口,即乐视的专属财门。

其后伴随BAT站台的各大视频网站纷纷效仿乐视购买正版,行内的版权竞争也因此而起。数据显示,几年间版权费上涨约135倍。在此背景下,无力招架的贾跃亭决心自制内容。

按照当时《财经》报道,这笔欠款大约在20亿到30亿元之间。事后证明,乐视系对供应商的欠款规模实际超过100亿元。

内容制作出头无望,入局硬件只会加速折断乐视单薄的财务根基。这个“红海+红海=蓝海”的谬误,却是二级市场的春药。

2015年,乐视再度发布了“世界上第一部超过iPhone的手机”——乐视超级手机。因为从穿着到PPT的调性都全盘复制乔布斯,贾跃亭得名“贾布斯”;发布会上“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的金句也由此传开。

4月,乐视持股70%的易到创始人周航爆料,贾跃亭挪用了易到13亿资金;加上此前贾跃亭的数次减持、质押,保守估计贾跃亭从乐视系套现高达200亿元。随后,乐视上市主体乐视网宣告停牌。

连续两波质疑后,贾跃亭终于在公司内部邮件中亲口承认了乐视的资金链危机。随后,贾跃亭开始了金蝉脱壳。

2016年1月5日,乐视在美国“赌城”公布战略合作伙伴FF(法拉第汽车)时,贾跃亭的故事进入了高潮。他不仅把这个故事讲给了二级市场,还讲给了当时自己的枕边人。

《投诉办法》对全国外商投资企业投诉中心职责权限进行了新的界定,使投诉中心的定位更加明确。当前,投诉中心的主要职能有四个方面:受理外商投资企业在华投诉、投诉预防、投诉工作管理与政策建议报送。

同期,孙宏斌又如法炮制,斥资5亿元将乐视影业从乐视网剥离。

当年11月,公开亮相不久的乐视生态“第七子”乐视金融被质疑平台上大量融资项目系为乐视输血,涉嫌自融;不久后,又有大批供应商在乐视楼下举横幅示威,原因是乐视手机拖欠款项。

至此,已有明眼人看出了端倪。孙宏斌从入驻乐视的第一天起或许就是有备而来——为了将电视和影业两块核心业务纳入融创的资产版图。

故事很完美,但也不是没有破绽。

在他身后,则是几十万被被乐视债务压垮的供应商、被贾跃亭骗到声泪俱下的接盘侠,以及被无止境的跌停板抽干毕生积蓄的投资者。

对于在贾跃亭走后接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来说,乐视死于2018年。

当年3月14日,孙宏斌正式宣布卸任乐视董事长,此时距离其走马上任仅过去了8个月的时间。

7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带着百亿身家踏过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关口——中国海关,彻底把乐视这个烂摊子丢给了“白衣骑士”孙宏斌,只留下一个“下周回国”的动人传说。

乐视系由一家上市公司,扩展到7大生态数十家公司,后被瓜分殆尽只余乐视网一根独苗。

2017年1月,一张贾跃亭与山西老乡孙宏斌十指紧扣的照片霸占了各大商业媒体的版面,彼时,孙宏斌宣布以150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成为乐视第二大股东。

自制内容本就是玄学,鲜有影视类公司能长期保持拔群的输出,毕竟时至今日,硕果仅存的“爱优腾”仍然深陷持续巨亏的厄运循环。

就在乐视手机发布的2015年4月前后,乐视股价攀上了每股44.72元的巅峰,较生态战略第一步内容战略(体育、影业)发布时的2012年,足足翻了22倍。

四是广泛听取各方主体声音,及时报送相关政策措施建议。要总结外商投资企业与投资者、商协会、地方和部门反映的典型案例、重大问题、政策措施建议,提出加强投资保护、改善投资环境的相关建议,形成外商投资企业权益保护建议书。(完)

而消费硬件市场更是血海一片。

于是,乐视网领行业之先,在2012年先后上线了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两项内容业务。

2013年,乐视召开了盛大的发布会,推出了一款号称“全球速度最快的电视”——乐视超级电视。

“目前,银河航天通过首发星及相关产品的研制开发,已经初步验证了一条低成本路径,并且正在建设小批量卫星智能制造示范线。”徐鸣表示,“下一步,银河航天将依托南通优势,致力于研发全球领先的新一代互联网卫星,拉开中国卫星低成本量产时代序幕,并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共同构建一个新的卫星互联网产业生态,为全球用户提供低成本、高速率的泛在卫星互联网服务。”

空空如也的乐视网,是25万股民的不能承受之轻。

贾老板就像《猫鼠游戏》的主角,凭借天才级的头脑和出神入化的骗术逆风翻盘、青云直上,最后全身而退、远渡重洋。

对贾跃亭来说,乐视死于2016年。

三是进一步规范投诉工作管理,加强对地方外资投诉工作的指导和监督。加强对地方的投诉工作的指导和监督,建立定期督查制度。

今年4月20日,中国国家发改委首次将“卫星互联网”纳入“新基建”。近年来,卫星通信产业正在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引擎。麦肯锡咨询公司预测,2025年前,全球卫星互联网产值可达5600亿-8500亿美元。未来,卫星互联网不仅有望成为5G乃至6G时代实现全球网络覆盖的重要解决方案,也将是航天、通信、互联网等产业融合发展的重要趋势和战略制高点。(完)

如果说内容和硬件多少还有关联性,那乐视在此后发布的造车项目就是完完全全的玩儿脱了。

乐视手机亦然。事实证明,中国智能手机发展史上从没有给乐视手机留过位置,即便是每卖一台就净亏100元的乐视千元机也不行。几无悬念,一年后供应商围攻乐视大厦的一幕最终映出了乐视手机残破的真身。

上市十年间,乐视网从7亿市值冲高到1500亿最后又复归7亿。

银河航天董事长兼CEO徐鸣表示,南通有着大量高素质的技术人才和产业工人,拥有雄厚的产业基础和制造能力,银河航天有信心也有决心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与南通一同构建卫星互联网产业生态新布局。

于是在卸任后短短半年的时间内,孙宏斌就顺利将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两块金牌业务收入囊中。

贾跃亭事了拂衣去,孙宏斌扮猪吃老虎。他们身后的乐视网,只剩下一具对外欠款120亿元、连续三年亏损累计300亿元的躯壳。

根据协议,银河航天将积极响应国家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部署,在南通建设对标国际先进水平的、以卫星超级工厂为核心的卫星互联网研发、制造及运营基地。卫星超级工厂建成后,将具有行业领先的卫星量产能力。

果不其然,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在2019年分别更名为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孙宏斌用投资、入职、腾挪一系列操作为融创文化版块置换来更为成熟的运营模式和成功经验。

一是中心将严格依法依规做好外资投诉案件受理工作。下一步,将提高自身专业化水平,严格落实外资投诉工作办法的有关规定,增加工作透明度,做到依法依规高效处理外资投诉事项。

这个后来被定性为“干啥啥不行”的商业模式,在提出时却呈现出一套无法反驳的内在逻辑。

二是重视营商环境风险,做好投诉预防工作。中心将在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的指导下,开展与外商投资有关的政策法律宣传;组织全国外商投资企业投诉工作专题培训;推广投诉处理的先进经验;根据实际提出政策建议,督促地方做好投诉工作,积极预防投资争议发生。

贾跃亭对信众们巨大的洗脑力全部集中在一个叫做“生态化反”的概念里,简单来说就是“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业务组合。

Author: igirisukan.com